功夫在诗外——《学语文》主编谈辅助读物之于中文教育的重要性

  • 浏览次数 4028
  • 喜欢 0
  • 评分 12345

功夫在诗外—《学语文》主编谈辅助读物之于中文教育的重要性

本报记者李琳波士顿报道

学习语言向来都是以教材为依托,但同样的教材在不同的人手里,成就却分高下,其中的秘密我们还得到中国古人那里寻找答案。据说北宋大诗人陆游的儿子陆遹想学作诗,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去找自己名满天下的老爸。孰料诗人老爸既没讲布局技巧,也没提文采辞藻,而是告诫儿子:“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陆游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只晓得钻研诗歌的文字形式技巧,中年之后才渐渐领悟到诗歌的高下取决于诗外的功夫——学养、实践、阅历、见识、境界等等。陆游希望儿子能够广泛涉猎、开阔眼界,方能“下笔如有神”。

同样,学习中文,光靠死记硬背课本上的拼音、部首、笔画,生搬硬套教材中的语法句式,是无法真正掌握这门语言的精华,更无法得窥以这门语言为载体的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所谓“功夫在诗外”,教师和家长必须有意识地为孩子寻找有价值的学习辅助材料和课外读物,引导孩子进行广泛的阅读,培养孩子使用语言、了解文化的主动性,才能实现语言教育的目的。

功夫在诗外—《学语文》主编谈辅助读物之于中文教育的重要性_图1-2  
《学语文》北美月刊中级版(左)和初级版(右),20089月。

北美中文教育的举步不前让部分有识之士感到忧心。

“早在2000年我在剑桥市教授小学语文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当时,我常常想,是不是我们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有没有什麽途径能够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并且帮助教师扩展知识结构?有没有什麽方法能够刺激美国孩子对中国语言文化产生好奇,从而催生强烈的求知欲?”——麻州大学孔子学院副主任孙柏凤

《学语文》的起步

2002年,孙柏凤萌生了为美国中小学创办中文学习和课外辅导读物的想法。“在我当时任教的小学里,其他第二外语课,如西班牙语、法语的教师都有很多参考书籍、课外资料辅助教学,而我们中文课老师除了一本教材,其它材料可以说少得可怜,许多教师不得不自己编写绕口令、儿歌什麽的让课程更加生动有趣,但这种个体式的努力并不能改善北美中文教育的群体困境。”中文教学辅助刊物在当时的北美出版界尚属一项空白,孙柏凤一直希望能够填补这项空白,“最重要的是,‘功夫在诗外’,一个生动活泼、丰富有趣的课外学习读物能够带给学生‘更上一层楼’的视野和阅历,激发他们把教材上所列的拼音、偏旁部首、词汇语句串连起来、活学活用的兴趣。”

创办刊物的激情有了,但“如何办”对于没有出版经验的孙柏凤来讲还是个难题。当时首先映入脑海的是自己小时候最爱读的山西师范大学出版的《语文报》,这份创刊20多年、期发量达500万份的报纸号称“中华语文第一报”,陪伴了好几代人的语文课程学习和文化知识积累。孙柏凤最初的想法是把《语文报》的成功模式引入到北美,让华人子弟以及所有学习并热爱中文的美国人和当年的自己一样从中受益。经过一番联络接洽,2003年初《语文报》北美月刊在波士顿正式创刊,由山西《语文报》编辑部提供编辑人员,孙柏凤负责北美地区的发行工作。

《语文报》北美月刊自创刊起,即得到中国国家汉办的高度重视,并给予了大力支持。经过四年的努力,月刊行销全美,成为各地中文学校、中小学中文班教师的良师益友,并受到学生的欢迎。此外,月刊在加拿大、南美、香港及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拥有一定量的读者。

 

《学语文》的转型

发行范围不断拓展、质量不断提高的同时,刊物也步入了其瓶颈期。孙柏凤表示:“最主要的是国内编辑国外发行的模式造成了编、读之间的脱节。北美地区的中文教育和国内的语文教育可以说完全是两回事。山西《语文报》的编辑无法了解北美中文教学的状况和学生的特点,因而在内容编写上无法完全对症下药。随著读者人数的增加,月刊发行范围的扩大,这个问题也越来越严重,最终导致了2007年《语文报》退出北美市场。”

《语文报》的退出并没有让孙柏凤打退堂鼓,反而让她坚定了让月刊重新起步,摸索出一条适合北美中文教育特色的办刊之路的决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时,孙柏凤幸运地先后遇到两位和她一样对推广中文教育充满热情、对探索“本地化”教学之路孜孜以求、对弘扬中华文化充满责任感的知音——才女李锦青女士和严书宇女士。

2007年9月,《语文报》北美月刊正式更名为《学语文》北美月刊(www.learnYuWen.org),由孙柏凤担任总编、李锦青担任中级版主编、严书宇担任初级版主编,三位外表柔弱然内心倔强的知识女性联起手来,以一个中国人对于故土语言文化的自豪热爱、一个教育者治学的认真严谨、一个义工的奉献精神和忘我工作,为北美中文教育及其变革开辟出一块崭新的天地。

今年11月17日,在孙柏凤的帮助下,记者采访了李锦青女士,并通过电话和远在休斯顿的严书宇女士做了访谈。两位主编异口同声地表示,一年多来之所以能够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无偿服务《学语文》北美月刊,一是感动并认同于孙柏凤传承中国语言文化的使命感,二是相信目前在做的是一件造福华裔子弟以及所有中文学生的非常有意义有价值的事。在两位主编的介绍下,记者对《学语文》月刊有了更全面系统的认识。

《学语文》的设计理念

《学语文》的设计理念可以概括为四点:第一,初始性和基础性。遵循科学的语言学习的规律和途径,初级版杂志的内容注意深度,精选内容,以引导初学者从基础语言内容入门为主,包括拼音的学习、偏旁部首的学习,简单对话的学习等等;从杂志内容上来说,一方面给初学者提供拼音辅助,另一方面还采用汉英双语的形式,这些形式都大大方便了初学者的汉语学习。

第二,趣味性和生动性。由于作为汉语初学者主要以年纪较小的中小学生为主,同时也是考虑到教育教学的基本原则,初级版的杂志设计非常注意内容和形式的趣味性于生动性。

第三:生活化和实用性。语言是一个工具性的学科,现在的语言学习非常强调语言的运用,AP考试、汉语水平考试都强调在实际语境和实际状况中汉语语言的运用;同时这也是进行语言“有意义”学习的一个基本发展方向。所以在教学中,最好以对待掌握使用工具的态度和方法进行语言教学,这犹如学习如何使用一个工具,在阅读了说明书后,必须把工具拿在手上进行实践操作,才知道这个工具的效用如何,才知道实际使用时的感受。所以,练习使用和实际运用是决定一门语言学习结果的关键。

第四,科学性、正确性和专业性。或许很多老师质疑《学语文》杂志存在的必要性。很多人认为,网络、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真的还需要订阅辅助学习材料吗?我们需要什麽东西到网上找一找不就可以了吗?对此,《学语文》月刊的态度是,网上的东西可用不可用?可用。可信不可信?不完全可信。

作为一个语言学习的指导杂志,《学语文》的设计理念中非常强调杂志内容的科学性、正确性和专业性,体现在两方面:即语言教育理论和语言教育内容方面的科学性、专业性,同时也包括对基本教育原理、教学原理以及学习心理学的基本原理的把握和遵循。无论是杂志的内容还是编排的形式都力争反映出科学、严谨、先进的语言教育理念,把杂志的设计与编排建立在扎实的语言学和语言教育学的基础上。

《学语文》月刊在这些理念的指导下,一方面希望能够真正的帮助学习者和老师进行高质量的汉语语言的研习,同时也力争能够把握语言教育的前沿,在一定程度上有效的引导和指导学习者以及老师的学习与教学。

《学语文》的初级版

功夫在诗外—《学语文》主编谈辅助读物之于中文教育的重要性_图1-4

严书宇主编,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拥有多年教学、科研、和中小学教材编写经验。目前担任休斯顿华夏中文学校和Lone Star学院中文教师。

和严书宇的访谈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告诉我,这是位学术功底深厚、逻辑思维缜密的教育者。孙柏凤笑言,虽然和严主编亲密共事一年多,每周电话频频,却也是素未谋面。严书宇2006年因向月刊投稿自己创作的《笔画歌》而与孙柏凤结缘,之后更自告奋勇地扛起初级版主编大任。

之后,严书宇给记者发来论文《探讨面向世界的“零起点”初级对外汉语教材的研制和开发:兼论对外汉语教学内容的若干基本问题》,从中不难发现她关于中文教学读物的编辑思路。首先,严书宇强调刊物的定位应”本土化“和”零起点“。在全球掀起”汉语热“的大势下,编写者应保持冷静的心态,根据本地学生的特点,重新起步开拓,编创出适合本地的中文教学读物。其次,在内容的选择上,严书宇主张应遵循“与时俱进、精挑细选”的原则。最后,严书宇希望刊物能够做到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拓展语言教育的视角,让之发挥传播文化、促进交流的作用。她特别指出在文化传播的层面上,编者不应以自己的主观热情去做”自上而下的’文化灌输'”,而是应把文化认识和了解定位于”作为促进语言学习和语言运用的基础”,遵循”语言与文化相结合”的原则。

《学语文》初级版主要针对汉语学习的初学者,包括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乃至成人,其中小学生和中学生使用者相对比重较大。从汉语学习的”学龄”上来讲,主要是针对汉语学龄在1-2两年的初始学员。从美国的对外汉语等级划分来说,属于Novice(low,mid,high)级别。

《学语文》的中级版

功夫在诗外—《学语文》主编谈辅助读物之于中文教育的重要性_图1-3

李锦青主编,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硕士,毕业论文《南唐词人冯延巳及其词初探》被评为全国优秀硕士论文。曾任教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对外汉语中心,并在纽约担任过《台湾日报》记者,目前工作之余在剑桥成人教育中心、麻州大学孔子学院教授中文。

李锦青是典型的”才女”型人物,文雅,说话非常客气。因为是面对面地聊天,她向记者谈了很多关于北美中文教学的看法。李锦青表示,来美已有十多年,不但与中国文化没有疏离感,反而是越来越认同自己的文化。中文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延续数千年而没有中断和消失的大语种,是历史最悠久、发展水平最高的语言之一,也是当今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而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那些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文化瑰宝,仅仅靠翻译做媒介去间接了解,是永远不能真正被了解的。对于那些希望了解中国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习中文,因而选择一本好的教材,至关重要。

但是教材犹如树干,李锦青指出,树干必须有繁茂的枝叶汲取充足的营养才能茁壮成长,所谓节外生枝,就是这个道理。想想我们少年时,除了教材外,看了多少报章杂志,再反观我们的孩子,有些人学了6年中文,最后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为什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究其原因,就是中间缺少了辅助材料的学习。《学语文》杂志正是为了弥补这一缺憾而生,是一棵树干的枝叶。希望学习者通过阅读使用《学语文》,广泛地接触当代的思想发展的脉络,达到学以致用的目的。例如学习一个成语,教材会告诉你发音、意思,也会举例。学习典籍,教材会分析内容,中心意思。而辅助材料、学语文杂志则通过介绍分析典籍、典故、文化现象中的一些问题,与现今社会结合,分析当代的社会现象所反映的文化思想,做到博古通今。

通常教材是按照一定的体系编排,比较固定,教材的内容永远是过去的,带有历史性,而辅助学习材料,是新鲜的,是活泼的,提出的问题,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具有实用性,所以能够引发孩子兴趣。简言之,教材的特点是学了语言后,再去应用。辅助材料是在了解问题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学习语言。所以教材和补充材料是不同的,是相辅相成的。

李锦青表示,”教学“实际上包括教授和学习两个方面。就教师而言,完成教授过程并不难,难的是在完成教授过程中,使学生掌握并能使用老师所教授的课程内容。就学生而言,完成学习过程也不难,难的是学会使用所学的知识。所以说”教不难,教会难;学不难,学会难。”老师完成教学过程后,可以说教完了;学生走出课堂后,可以说学过了。但是我们会发现,在考试时有些教过、学过的知识,学生答不出来;在实际使用的时候,学生对学过的知识不能运用。这种现象在外语教学和学习中尤其明显。在教学的实践中,我们意识到学生使用一门外语的能力和结果不是由老师的教授过程决定的,而是学生自我实践决定的。阅读补充教材就是学生的自我实践的过程。

 

更多
|2|1